您所在位置: 首页 > 热点资讯 >

一个人的才能固然可能偏于创作或偏于研究

2019-04-04 08:46   申博娱乐   浏览:
摘要:大学书法教育的目标是什么,是培养书法家,还是培养书法理论家?一种观点是,大学书法专业培养书法理论家而不是书法家,就像中文系并不培养作家一样。在我看来,二者的综合或许...

  大学书法教育的目标是什么,是培养书法家,还是培养书法理论家?一种观点是,大学书法专业培养书法理论家而不是书法家,就像中文系并不培养作家一样。在我看来,二者的综合或许才是恰当的答案。

  一个人的才能固然可能偏于创作或偏于研究,但是如果把书法实践和书法研究割裂开,这会导致某种危险,那就是无论哪个方面都很难深入下去。乏于书法学养的书法家,和乏于创作体验的理论家,在某些节点上都会面临自身的瓶颈。

  从书法研究的总体考虑,二者的割裂也可能导致学术成果流于一偏。有的学者对技法非常陌生,但是对书法史做出了富有价值的考证工作。我们一方面感谢这些学者,一方面也要看到,如果所有的研究都是关于人物、世态、制度的考证,而从不涉及书法之所以为书法的「本体」,恐怕是一种巨大的遗憾。

  疏于创作体验,还可能导致难以理解古人关于书法的言论。孙过庭、苏轼、黄庭坚、米芾、董其昌讨论书法,多是切身体验所得,我们唯有带着自身的书写体验,才能领略先贤言论中的真趣。「古代文论的现代转换」一度是文学理论界讨论的热门话题,人们一方面觉得古代文学理论是巨大的宝库;一方面觉得古人讨论文学的概念、话语似乎和今天完全是两回事,于是二者之间的「转换」便成了一个让人费神的问题。古今之间自然会有不同,然而古代的文学理论对于当代竟然变得如此陌生,或许并不是进行理论研究便能够解决的,问题恐怕出在研究者的文学创作体验无法和古人契接得上。如果能够契接,读古人之所论,便如晤对古人,又何来「转换」一说?没有这份共感,典籍上的文字便真的沦为古人之糟粕了。中文系如果一味重视理论研究而忽视写作,年长日久必会导致这样的问题,书法专业同样如此。

  「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」习,意为实践。研究某种道理,要与实践相互证成,这是学习的题中应有之义,学道如此,学书亦然。